首页 > 智慧 > 正文

特朗普入主白宫带来不确定性 资金恐将流出美国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发布时间:2019/9/10 21:12:59

  □唐纳文(Paul Donovan)

  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在总统选举中逆转取胜,他的胜选会让市场对未来几场欧洲区选举的想法有所改观,包括意大利宪法公投,法国、荷兰和德国大选等。

  随着美国特朗普登上总统大位,全球化可能会面临极大的挑战,因为特朗普在竞选时对国际贸易和投资提出猛烈批评。考虑到特朗普先前的言论,我们预测美国的赤字规模将扩大,同时资金也将选择流出美国市场。

  美赤字或急剧扩大

  特朗普提出对当前政策进行大刀阔斧的变革,有可能对经济造成巨大影响。特朗普获胜再加上共和党掌握参众两院,使得特朗普政策议程落实为法律的可能性升高。

  特朗普的税改计划与共和党的主张一致,共和党全面主导国会意味着该项提案较易得到立法通过。开支方面,特朗普在胜选演说中强调将增加基建支出。同时,他表示不会调整社会保险和福利计划,并呼吁美国“重建军队”(假设这也需要花钱)。以上种种都会导致预算赤字继续急剧扩大。

  特朗普称将对他认为的汇率操纵国征收高额关税,此举违反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定,并可能招致对美国商品及服务的报复。我们认为,贸易政策不能解决美国政府的预算问题。到头来,由于没有办法弥补税收损失,特朗普的减税提议可能大打折扣,以减轻对赤字的影响。

  特朗普的另一个提议是驱逐所有非法移民,这些人占美国劳动力的5%左右。美国就业市场供需已经相当紧张,取代这些移民工人将非常具有挑战性。我们认为,经济产出可能会因此而下降,并且执行驱逐出境政策的相关费用将进一步增加预算赤字。

  相较于其他国内政策,美国总统对于国际事务拥有较高的决定权。特朗普在竞选时就已表明反对自由贸易,同时表示将对他认定操纵汇率的国家征收关税。美国总统拥有实施关税的行政权,不需要经过国会批准。

  特朗普很可能废除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且无需提交国会批准。废除建立已久的NAFTA贸易协议将带来直接的经济成本。特朗普也曾表明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协议。

  资本流动生变

  特朗普曾表示鼓励美国公司将海外利润汇回国内,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美国公司”通常是“全球企业”,其海外利润反映其全球结构。促进利润汇回的税法变革对相关资本流动的影响可能都只是一次性的。特朗普任总统可能对资本流动产生更显著的影响,体现在两个不同方面: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美国作为外资直接投资(FDI)目的地的吸引力。

  过去十年中,美元的国际市场地位得到外国中央银行和主权财富基金积累外汇储备行动的支持。随着国际资本流动下降,最近几个季度,通过以上来源流入美国的资金实际已经停止。

  鉴于特朗普很可能设置贸易壁垒并实行保护主义,其他国家采取报复措施的可能性势必会上升。报复未必局限于互征关税,也可能包括主权机构出售美国资产并将所得收益汇回本国等。不论这些情况是否真的发生,以威胁撤出资本作为贸易战的工具对于金融市场都极具破坏性。

  资本流动的第二个问题是流入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FDI的驱动因素很多,但总体而言,只要投资环境尊重财产权和遵守法治,那么经济的竞争力就是最能吸引和留住直接投资的因素。

  特朗普当政对于直接投资的风险(除保护主义威胁外)可能在于经济学家所谓的其政策的“信号效应”。相较现任,特朗普就任后可能不利于作为移民工人或外国贸易伙伴。这种敌意信号可能使国际投资者怀疑他们作为美国投资者是否真的会受欢迎,从而成为对外来投资的一大阻力。(作者系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相关阅读:
广东自考 http://www.gdwj.com.cn/